优美女性网 汇聚海量女性相关资讯平台

究竟要忍受多少奇葩室友,才能实现独居自由?

2020-11-20已围观 3 次来源:互联网编辑:优美女性网

对于所有杭漂的人来说,租到一个房子,是生存下去的开始。但想要租到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房间,不容易。

大多数的人,都是跟一个或数个室友“同居”在一个房子里,各自拥有短暂属于自己的小房间,可能真的很小,仅仅放的下一张床、一个衣柜或一张桌子。

跟室友住久了,很大概率会碰到那么几个奇葩室友。可能特别搞笑,生活处处充满欢笑;也可能是噩梦中的噩梦,不洗碗,啥都不洗,不做清洁。

遇到什么样的室友,除非是两个人约好了一起住,否则基本都靠命。毕竟一个奇葩室友,会逼得你不想回家,只想在办公室终老…

今天,潮妹就带你们康康,杭州租客年度撕逼大戏一一《我怎么就和这些人住到一起了!!!》

小兰说起现在的室友,气不打一处来。在租房子的时候被中介坑了,住到了现在这个三居室。

小兰住次卧,其余两个卧室住了一大家子人,爸爸妈妈小孩住主卧,爷爷奶奶住另一个卧室。

“搬家第一天,我看到他们一家子坐在客厅聊天,小孩子在地板上打闹”,小兰忍不住吐槽,“我突然有一种到别人家借住的感觉。

本来他们一家人之间交流的多点小兰也理解,没想到这家子每天占着客厅高谈阔,说话就像在自己家里似的大声嚷嚷。

最重要的,这家人还超喜欢请朋友到家做客!

之前有一次,他们请了亲戚朋友一家八九个人一起来家吃火锅,已经三个多小时了,一直在吵吵,吵的小兰方案都做不下去。小兰生气的说:“我带着耳塞还能清楚听到有人说要去洗碗的声音……”

“我觉得吧,要不你们就把整个房子租下来,要不你们就遵守一下合租礼仪。现在这叫什么事啊!”小兰不忿的说。

和小兰不同的是,CC对室友还是挺满意的,倒是对室友的猫—“koko”倒是又爱又狠。

“我一直以为猫咪都像视频中的可爱,没想到现实中的猫都是恶魔啊!

在租房的时候,CC就已经知道这家租客养有猫,想着平常没事还可以去撸撸猫,CC还蛮高兴的。谁知道当她搬过来之后,才知道,想象总是美好的。

每天早上7点koko准时开始叫,比闹钟还要准时。要是室友没有及时出来喂猫。koko就在客厅疯狂挠门。周末想要睡个好觉,成了CC的奢望。

“我来看房的时候,怎么就没闻到猫屎味啊!

“哦,你来的那个时候,我刚好铲完。

室友笑着说。

因为CC和室友都是上班族,如果碰到哪天加班回家晚了,就像回到了生化现场,整个屋子里都是猫屎味。CC无奈的说:“搬过来之前,我还幻想着要养只猫,现在彻底打消了我养猫的念头。”

“说到晒衣服,住了一个多月,我就见她晒过两次内裤,一次就把窗户防盗网一排挂满,几个袜子和内裤是一起洗的。”

阿苏在杭州工作三年了。近期因为工作变动,从政务搬到了包河。因为不想住群租房,就在网上找室友合租。

“一开始我还蛮喜欢A(室友)的 ,因为聊得不错,并且都是女生,想着会方便些。”阿苏说,“后来才发现这是个错误。

因为A不想花钱买衣柜,她的衣服出现在出租屋的任何地方。桌子上面都是她的东西,化妆品,吃完的泡面,各种塑料袋和包装袋,没盖盖子的美瞳……

平时不出门的时候,A可以做到不洗澡、不洗头、衣服不换、内裤能正面穿三天反面穿三天。

出门的时候拣起来她的发黑发臭的粉扑化妆,在桌上一堆垃圾那里找出她的美瞳,换一下美瞳液,然后徒手带上,在衣服堆里找出要穿的衣服,滋滋滋喷N下香水后,拎包出门。

其实A挺漂亮,皮肤白白嫩嫩的,没想到在家里会这么邋遢。

“因为这种事,我也和A说过几次,每次都答应要改,然而没见她改过一点。”阿苏叹了口气,“要不是签了一年的合同,我早就搬家了。

不用每天按时按点上班的自由职业者是很多人的向往,可有一个自由职业者室友可太灾难了。

小凡的室友A就是一个自由职业者,生活作息和上班族正好相反。每天下午起床工作一直到半夜两三点。

在他工作期间,商讨工作的电话声,开关门的声音不断,导致小凡每天都睡不好。

“记得有一次凌晨,躺在床上都快睡着了,隔壁的室友回来了,居然在房间里开外音放英文歌,我当场就生气了,对她吼了两句,没想到第二天她居然还理直气壮的说,年轻人那么早睡干嘛,再过一段时间,她就要搬走了,希望可以遇到一个好室友”小凡满怀期待的说。

当然,合租也不尽是奇葩事。除了这些闹心的室友,在杭州也有许多令人羡慕的神仙室友。

欢欢和她的室友们杭州打拼。虽然房子不大,两房一厅,但经过用心布置,把小小的出租屋收拾得朴实温馨,倒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想吃啥自己没有找她们,做完饭不用洗碗,叫了外卖可以放心去洗澡,可以互相换着穿衣服。”

虽然每个人都来自天南海北,但是对她们而言,几个人能在同一片屋檐下住着,是一种缘分。从开始的陌生,到现在的熟络。她们不仅仅是室友,也是共享过时光的亲人。

你完全想象不出来,一个游戏宅居然加满了烹饪的技能点~是的,作为一个终极IT宅男,L君在家不是在敲代码就是在打游戏。

然而一旦到了饭点,他就像触发了技能了一样放下手里的游戏,跑过来问:“想吃什么?”做饭技能发动后,就高高兴兴下楼买菜去了。家常小炒、海鲜料理……每天都不重样。

最终L君的不懈努力下,枫的体重从84斤飙升到98斤。

除了以上这些,更多的租客是完全没有交流,即使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却少有碰面的机会,其实能在人海中相遇是一种缘分。

我们为什么要合租,除了穷。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害怕孤独。但选择了合租,就需要理解对方的生活方式,尽量不要为双方造成困扰,找准你们之间的相处模式,合租并不是那么可怕。

潮妹希望大家可以通过租房,在杭州有个温暖的“家”,让自己在异乡不再只是一个陌生人。

编辑:芝士橘饭

主编:大肠子

素材来源:花样大合肥、

花样大武汉、乐享武汉、网络,如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