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女性网 汇聚海量女性相关资讯平台

感觉私处像心跳在跳—咬胸前的红豆

2020-09-23已围观 13 次来源:互联网编辑:优美女性网

就在此时,程万金走了进来。

他给在场的警察每人一巴掌。

“妈的,我的人也轮到你们来动?”

程万金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张凡希带出了警察局。

在路上,程万金:“要送你去医院吗?”

凡希:“这点小伤不用了,老板你又救了我一次。”

程万金:“你跟我说这话?实话说是我连累了你,不该让你处理那些东西的。”

凡希:“他们怎么会算得那么准来跟踪我?”

程万金:“有人要整我了你们都是我手下的兄弟,当然都是找你们来开刀先。”

凡希:“你怎么知道有人要整你?”

程万金:“我之前几个夜场被人捣乱的有被警察关掉的也有,之前几个妈妈桑也带着好几个姑娘跑了。这还不是有人在背后整我,就是我得罪神灵被天收了。”

凡希:“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吗?”

程万金:“还不清楚,不过是狐狸的总会露出尾巴的。”

凡希:“老板,我不会让人动你一根汗毛。”

程万金叹了一口气说:“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先吧!”

他把张凡希送回家里。

“你的车子被警局那批沙雕扣押了,我明天再给你配过一辆车吧!你这几天出入要注意一点,交代你老婆也要哈。”

凡希点了点头就进了自己的屋子。

他一进门就看见小思睡在沙发上,这个傻女人为了等他回来,几乎在沙发上睡了一夜。

凡希轻轻地走过去抱起她送她到床上睡。

小思刚碰到床就睁开了眼睛。

“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嗯,以后要是太晚了你就自己先睡不要等我了。”

“我自己一个睡不着,哥哥你脸怎么变成这样看了?你和其他人打架了?”

小思连忙起床从药箱拿出消毒药水和铁打药膏替凡希揉了起来。

小思:“是谁对哥哥你下怎么狠的手,你得罪了什么人?”

凡希:“人在江湖漂哪有不挨刀的。不是我得罪人就是老板得罪人要不就是别人得罪我们,反正都是你杀我打你,没什么好抱怨的。”

小思:“哥哥,不如你带我回中国吧!这里太危险了都没王法的。”

凡希:“我是在那边得罪人了才来到这里谋生的,不如我安排你回家乡去吧留在我身边实在太危险了。”

小思一头扑进凡希怀里:“我不要离开哥哥,我还要为哥哥生孩子呢。”

凡希摸着她那乌黑亮丽的香发,终于明白当初杨宁为什么不舍得送君兰走了,身边有温香暖玉的女人不到最后一步还真是不愿讲她推开。

他吻着她的锁骨将她的吊带连衣裙慢慢褪去。

小思却在这时候推开了他。

凡希:“你干吗要拒绝我?你不是说想要给给我生孩子吗?”

小思:“哥哥,我上个月就没来了,这个月开始就觉得身子很沉老是觉得困胃口不好又想吐,我想我可能怀上了?”

凡希:“你确定吗?”

小思:“我也不知道,不过人家说头三个月宝宝都会很娇气所以要比较小心才行。”

凡希:“那我明天跟你去详细检查一下。”

小思:“哥哥你不高兴了?”

凡希摸着她的肚子说:“没有,只是一时间没有心理准备还接受不了,我就要做爸爸了,想想其实也挺害怕的。”

小思忍不住偷笑了起来。

凡希:“你笑什么笑什么?你认为我不会当爸爸吗?”

小思:“是啊,我觉得他出世后一定会让你手忙脚乱让你不知所措。”

凡希:“你想多了,我和什么人没打过交道难道还怕自己的孩子不成。”

小思:“那我就安心生下这个孩子和你们好好过这一辈子。”

凡希搂着小思让她在怀里安心地睡着了。

端木靳再一次来到殡仪馆看姬姬花,这一次都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次自姬姬花进来这里后他来看她的次数。

眼看一个月就要过去了,查找凶手的线索还是寥寥无几,不是科班出身的他毫无头绪。

他试过找私家侦探,但一听是端木家的人而且还是命案,就算是出再多的钱他们也没人敢接。

他每天都在自己的老婆蒙蒙面前唉声唉气,弄得蒙蒙也是烦不胜烦。

现在终于轮到蒙蒙受不了了,她转而去找君兰诉苦。

她把事情的起末都告诉了给君兰。

君兰只好好言相劝:“其实这事一开始就该听老爷的话去报警,大少爷他又想逞强掺合到老爷和大太太的争执中。这下好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

蒙蒙:“哪有儿子看着自己父母争吵不去劝阻的?况且这事要是办得好,以后他在这个家的威望就大很多了。”

君兰:“现在的情况就是不容乐观嘛,不然你也不会过来跟我说这些啊!”

蒙蒙:“哑妹,你有什么办法吗?”

君兰:“你们在这里活了这么久都束手无策,我初来乍到更是没有什么法子了。”

蒙蒙:“哑妹你就替靳少爷想个办法吧!再这样下去他在老爷面前更抬不起头了。”

君兰本想一再拒绝她,但经不住她苦苦哀求,就只能答应她尽力而为。

第二天,她就请假去了白雪庄园,一来是为了看明理,二来是想听听司徒对此事的建议。

明理在自己房里照着司徒的教导看着英文律法,连君兰开门进来也浑然不觉。

君兰:“咳咳,我的孩子怎么当我不存在啊?”

吓得明理连忙抬起头来这才发现了君兰。

“妈妈你怎么来了也不跟我打声招呼啊?”

“看你读书读得那么入迷,我也不好意思打扰你啊!”

“妈妈你怎么不把弟弟妹妹也带来,我好想他们啊!”

“我哪带得了那么多孩子过来。你的脚好些了吗?”

“没事啦,对于我这些山里野惯了的孩子这简直就是小事一桩。”

“那你继续看看书,我有事要去找你的司徒叔叔谈谈。”

“那你去吧,我等着你哦!”

君兰回头来到大厅里,司徒一直在等着和她叙旧。

司徒:“我还以为我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

君兰:“我明白你什么意思,但这话让其他外人听见了会产生误会的。”

司徒:“唉,我发现我们两个还真是八字不合,经常说不到两句就会互相揶揄对方了。”

君兰:“可不是吗?我刚进君越酒店的时候最怕的人就是你了。”

“君越酒店”这四个字勾起了两人的共同回忆,刹时大家都沉默不语,深怕一说错就会勾起对方的伤心事。

司徒叹了口气:“要是杨宁也在这里你说该有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