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女性网 汇聚海量女性相关资讯平台

伸入裙子 总裁小说 弄死你个小

2020-11-20已围观 5 次来源:互联网编辑:优美女性网

这就像是一场梦,梦里的世界迷幻美丽,梦里的心情恍恍惚惚,像是飘浮在云端一般地不踏实。

尤其当她来到这栋位于半山腰的优雅别墅时,这种感觉更是盘据在她心中,久久不去。

‘这就是你家?’瑞雪发出一声赞叹。

‘我的老家。’捷人慢慢地将车子驶进庭院停好,‘等会见奶奶问什么关键性的问题,你都不要回答,让我应付奶奶就好。’

‘噢。’她傻傻地点头,‘包括我姓咕名谁吗?’

‘你的身家都可以说,但是我们两个之间的‘情况’你就不能插嘴。’

用傻白甜征服娱乐圈
都是改肉肉小说(图文无关)

他霸道的口吻让瑞雪一呆,‘呀?’

捷人深吸了一口气,不甚耐烦地道:‘反正你一切以我为准就是了。’

‘呃,是的。’她开始觉得演这出威并不是她想像中的那样容易。

刚刚在车上,他就已经对她耳提面命过了,该注意和不该注意的也都叮嘱了,而这让她更加地忐忑。

一想到要欺骗一个老人家,她不禁良心不安起来。

可是事已至此,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丁。瑞雪思及此,不由得深吸了口气。

‘我一定要加油!’她轻声为自己打气。

‘你说什么?’捷人轻皱起眉,不解地望向她。

瑞雪的脸蛋瞬间涨红,她忙不迭地摆手解释,‘没什么,我习惯自言自语。’

捷人奇怪地看着她,良久才调回视线,‘我们下车吧。’

就在他们两人下车的同时,听到车声的乔奶奶已经动作灵活地来到了庭院。

看着朝她而来的慈祥老妇人,瑞雪突然感到一阵鼻酸。

好慈蔼的一位老奶奶!光看模样,就可想见她是怎样的一个老好人了;她狠得下心欺骗这个老人家吗?

但是情况已经不容她再细想,捷人一把将她揽近身畔,笑咪咪地对着奶奶道:‘奶奶,这就是找的女朋友。瑞雪,叫奶奶。’

瑞雪只得咽下所有的迟疑,温柔地叫了声:‘奶奶好。’

乔奶奶笑得合不拢嘴,高兴地抓着瑞雪的手不放,‘哎哟,你总算出现了,奶奶可是等了你好久哇!我太高兴了,坦真是’

‘奶奶,进去再说吧。’捷人提醒她。

看到奶奶这么喜悦,捷人心里欣慰极了;可是对于奶奶方才行动如此的灵活,他又有一点疑惑。

瑞雪并不明白他此刻的心思,因为她已经被他性格的男子气息和温暖的大手扰得心神不定了。

他为什么要搂得她这么紧?

瑞雪脸红心跳之余,又赶紧提醒自己,这是演戏!他只是扮演好一个情人的角色而已。

在胡思乱想之际,她已经被乔奶奶和捷人带进屋内了。

接下来的情况让瑞雪的脑袋瓜更无法冷诤思考,因为乔奶奶和另外一位妇人不断打量着她,两人脸上都堆满了笑容。

‘瑞雪,你家里头还有些什么人呀?’乔奶奶抓着她的手不放,兴奋地问。

‘我还有两个弟弟,一个读大学,一个读国小。’瑞雪怯怯地睨了捷人一眼。她说实话应该没有关系吧?

看到捷人微微点头,她才放下心来。

‘那你爸爸妈妈呢?’

‘他们去世很久了。’瑞雪眼底有一丝黯然。

乔奶奶望着她惆怅的模样,自责不已,‘唉,奶奶真是老胡涂了,居然惹得你伤心。乖,别难过了,奶奶以后会疼你的。’

捷人冷眼旁观,越瞧越觉得不对劲,‘奶奶,你身体不是不舒服吗?怎么精神好像不错的样子?’

用傻白甜征服娱乐圈
用傻白甜征服娱乐圈(图文无关)

糟了!乔奶奶和刘婶互视一眼。她们太得意了,居然忘了先前所编的谎言。

乔奶奶轻咳一声,感慨地道:‘奶奶唯一的心愿就是看到你幸福,今天你的女朋友来家里,奶奶就算有什么天大的病痛,见到你们也都好了。’

捷人听到这番话,不免有些自惭。

他怎么能够怀疑奶奶呢?她的孤独和寂寞明显可见,难道奶奶还会骗他不成?

‘奶奶,这么大的一间房子,就只有你们三个人住吗?’瑞雪好奇地问。

乔奶奶笑嘻嘻地解释,‘是三个人没错,不过是我和刘婶,选有司机老何。你那个心如野马的男朋友可是难得回家一次的。’

‘我忙嘛!’捷人微笑以对。

瑞雪着迷地看着他脸上温暖的笑容,没想到看来冷硬的他也有这般温情的时候。

‘来来来,喝个茶、吃点点心,慢慢聊。’刘婶不知什么时候弄好了一盘点心,捧到了瑞雪的面前。

‘谢谢刘婶。’瑞雪受宠若骛。

‘不客气。’刘婶笑道。

乔奶奶望着温柔秀丽的瑞雪,真是怎么看怎么满意,嘴角眼旁的笑纹又加深了几分。

‘奶奶,您看起来真是慈祥。’瑞雪由衷地道。

‘真的?你的小嘴真甜。’乔奶奶心满意足地道:‘以后有空你可得多来陪陪奶奶,这样奶奶就算是死也能瞑目了。’

‘奶奶!’捷人脸色大变。

‘奶奶,不要说什么死不死的,您会活到一百岁。’瑞雪轻握着老人家的手,认真地道:‘像您这么好的人,一定会福寿双全的。’.

这话不但逗得乔奶奶呵呵地笑了,更让捷人原本冷厉的脸色柔和下来。

捷人用全新的眼光打量着瑞雪,想不到她还满会说话的,和他当初想像的乡下丫头不一样。

瑞雪当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只是很单纯地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罢了。

‘对了,你现在在哪儿工作呀?’乔奶奶又问。

‘我自己有田,种花为生。’瑞雪再瞥了捷人一眼,这样说没错吧?

捷人又好气又好笑,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这还用间?

瑞雪畏缩了一下,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乔奶奶注意到他们的‘眉目传情’,开心地道:‘是了是了,应该让你们年轻人单独相处一下。你们出去外头走走吧!待会儿再回来吃饭。’

‘奶奶,不用了,我还要赶回去做饭。’瑞雪忙不迭地摇头。

‘真的不留下来吃顿饭?’乔奶奶一脸失望。

捷人不忍见到奶奶失望的模样,锋利的眸光立刻扫向瑞雪。

‘就留下来吃吧!’虽然口气温柔至极,但是他的眼神却寒冷如冰。

瑞雪这才忆起他原本就是个冷漠强硬的男人,方才感受到的温暖瞬间隐没在他的厉色下。

‘我’她怯怯地望着他,‘好的。’

都是改肉肉小说
用傻白甜征服娱乐圈(图文无关)

捷人这才露出满意的表情。

兴奋过头的乔奶奶并没有发觉他们之间有何异样,喜悦地点着头道:‘好好好,太好了。’

‘奶奶,那我和瑞雪到外头去走走。’捷人不由分说地拉着瑞雪到庭院里。

虽然身在阳光下,但瑞雪还是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我做错了什么吗?’她声如细蚊地问。

‘差一点。’捷人眯起眼,冷冷地看着她,‘我记得你答应过我,一切都听我主张。’

‘那是没错,但是如果我不回去煮饭,我弟弟就会蛾肚子了。’她鼓起勇气陈情。

‘他已经那么大了,不至于连一餐饭都不会料理吧?’

‘我说的不是瑞岚,是小瑞雨。’瑞雪眼泪都快掉出来了,‘瑞雨也才八岁而已,他自己不会煮饭的。’

捷人的脑海里顿时出现了一个聪颖可爱的小男孩,有红通通的脸蛋和酷似瑞雪的天真表情他陡然发现自己的心软化了下来。

他别遇头,粗着声音道:‘他几点下课?我去把他载过来一起吃晚饭。’

‘那瑞岚呢?’瑞雪的眼睛亮了起来。

捷人轻哼了一声,‘上大学的人了,不会连吃顿饭都有问题的。’

‘可是我冰箱里已经没有什么菜了。’

‘小姐,现在有一种叫作钞票的玩意,只要拿着它就可以买柬西吃。’他调侃道。

她的脸红了起来,‘可是可是他身上不知道还有没有钱。’

‘一餐不吃也不会死的。’捷人毫不客气地说。

‘乔先——’

捷人瞪了她一眼,‘叫我的名字。你想穿帮吗?’

瑞雪点点头,运疑地间:‘呃捷人,你好像很讨厌瑞岚?’

‘我有理由喜欢他吗?’

‘那倒是。只是’

捷人冷冷地看着她,‘你别忘了,我是个自私自利的商人,骨子里只有残忍而没有怜悯,我不会对任何人有温情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说自己?你在掩饰什么?’瑞雪凝望着他,轻声探问。

她的探问像是一根针,深深地戳进了他的内心.,捷人心中一凛,本能地以一贯的狂放不羁抵御这样的悸动。

‘你这个小女人懂得什么?’他玩世不恭地道:‘你自以为很了解我吗?哼,我乔捷人向来我行我素,何必要掩饰什么?’

瑞雪虽然天真,但是她也敏锐得很,‘那么你又何必解释这么多呢?’

‘你’他狠狠地瞪着她,‘你别忘了,我是请你来演戏,不是要你来做心理分析师的。’

‘我当然了解。’瑞雪暗斥自已的多嘴。像他这么倨傲的男人,当然不需要她浅薄的建议。更何况,她又凭什么对他说这样的话呢?

‘走。’捷人突然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什么?’瑞雪有些愕然。

捷人不耐地回头,深黝的眼眸中闪烁着幽光,‘不是要去接你弟弟吗?’

都是改肉肉小说
用傻白甜征服娱乐圈(图文无关)

‘你是说真的!’她惊呼。

‘废话。上不上车?’

‘要。’她忙不迭地嚷着,急急地跟在他后头。

※※※

老成又可爱的瑞雨羸得了乔家人一致的喜爱,当晚饭结束时,所有的人都把焦点放在他身上。

最令瑞雪讶异的是捷人的表现。

他毫不掩饰对瑞尔的疼爱,言谈举止间不住地流露出宠溺。

而瑞雨对于这个‘号称’是他未来姊夫的男子,除了崇拜和喜欢之外,还是有一丝丝疑虑。

‘你真的是姊姊的男朋友吗?’他不放心地问。

这句话让吃着饭后水果的瑞雪差点噎到,她呛咳了一声,急急地望向捷人。

糟了,奶奶会不会觉得奇怪?

捷人不慌不忙地笑答:‘我真的是你姊姊的男朋友。怎么,你不喜欢我吗?’

‘喜欢。只是,我以前怎么都没有听姊姊提起过你?’这个问题瑞雨在学校就问过了,但是他一直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因此再次提出。

‘瑞雨,小孩子不要问那么多问题。’瑞雪的心脏差点被他的话吓停。

瑞雨粉嫩的脸蛋转向她,小脸上满是不以为然,‘姊,你这就不对了。发问是学习最好的方式,只有受填鸭式教育的学生才会对事物没有好奇心。’

‘我——’瑞雪又好气又好笑,‘阁下的思想见地不要这么高深好不好?别忘了你还是个小孩。’

‘‘子曰三一人行必有我师’,别看不起小孩子。’小瑞雨很认真地道。

‘是是是。’她早就自认是个笨姊姊了。

他们姊弟的对话禳乔奶奶和捷人都笑翻了。

捷人摇着头好笑地道:‘瑞雨,你平常都是这么和姊姊说话的吗?’

瑞雨点头,老氧横秋地说:‘姊姊的脑筋太直了,如果没有我关照提点,她经常会被骗。’

‘瑞雨,这跟我们刚刚讨论酌有什么关系?’瑞雪脸都红了,轻声啐道。

‘大有关系。苏格拉底说过——’

‘停!’瑞雪用一片水梨塞住他的小嘴,‘不要再漏姊姊的气了。’

捷人和乔奶奶不约而同地爆笑出声。

瑞雪吃惊地看着他们两个笑得这么开心,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我讲了什么好笑的话吗?’

嘴里塞着东西的瑞雨口齿不清地道:‘因为你刚刚’

‘闭嘴!’瑞雪翻了个白眼,拍着额做昏倒状。

捷人和乔奶奶笑得更大声了。

※※※

直到晚间十点多,宾士车才驶至江家的大门。

捷人抱着已然睡着的瑞雨下车,瑞雪则拎着弟弟的书包跟着走向大门。

屋内漆黑一片,颢然瑞岚还没有回家。瑞雪不禁叹了口气。

‘谢谢你送我们回家。’她站在门口,就要接手抱过瑞雨。

捷人深深地望着她,并没有把瑞雨交给她的意思。‘开门。’

都是改肉肉小说
都是改肉肉小说(图文无关)

‘瑞雨让我抱就好,你可以——’

‘别废话。’他扬高剑眉。

瑞雪只得把嘴巴闭上,乖乖地开门开灯。

捷人抱着瑞雨走进客磨,环顾着左右问道:‘他的房间在哪儿?’

‘这边。’瑞雪忙带着他往后走。

捷人将睡得好沉的瑞雨放在他的小床上,随即不悦地皱起了眉。

瑞雨的小脚都超出了床尾,悬在半空中。

‘他的床好小。’他不客气地指陈。

‘嗯。’瑞雪惭愧地低下头。

她一直都觉得瑞雨的床有点小,也一直想要换,可是一方面她太忙碌,一方面则是因为预算的关系,所以迟迟没有替他换张舒适点的床。

‘你这个姊姊是怎么当的?’捷人冷声质间。

‘对不起。’瑞雪愧疚地说着,但她随即感觉到不对劲——她做什么跟他说对不起?

捷人望向床上熟睡的小男孩,皱眉道:‘明天我叫家具公司送一组床过来。还有,他的房间里面怎么什么都没有?’

瑞雪瞪大眼睛,傻傻地回道:‘有啊!他有书桌和椅子。’

捷人不耐烦地挥挥手,‘书,还有玩具,这些我都没有看到。’

‘这个我——’

‘你不用说了,过两天我会叫人送过来的。’他转身走出房闲。

‘不用啦!瑞雨的东西向来就不多,他也不像一般的小孩喜欢玩玩具。况且,我不能收你的东西。’瑞雪跟在他后头,急忙婉拒。

‘我视要送给你吗?我是要给瑞雨。’

‘可是你为何要这样做?’

捷人转过身看着她,简单明了地回答:‘我喜欢他。’

‘可是你今天才见过他’瑞雪讷讷地道。

‘那又如何?’他睨了她一眼。

‘你喜欢瑞雨,却很厌恶瑞岚,这不是’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唉,这怎么能相提并论呢?瑞岚可是在他公司惹了祸啊!

捷人窥见她的脸色,冷冷一笑,‘你自已也了解原因。’

瑞雪羞愧地低着头道:‘那的确是瑞岚的错,但我不希望你因为他的一时失足就判定他是个坏孩子,这对他并不公平。’

‘他太过倨傲了,眼高手低的人永遗成不了大器。’捷人淡淡地说。

‘倨傲?瑞岚不是这样的孩子。’

‘他太好高骛远,不懂得踏实的道理。’捷人疑视着眼前的小女人,‘我猜这和你有关系。’

‘我?’瑞雪错愕地眨着眼。

‘你凡事都帮他处理得妥妥当当,甚至替他扛下他自己的责任和义务,让他变得一点担当都没有,成了一个没有责任心的侏儒。’

他的话像是当头棒喝般,敲醒了她的脑袋;瑞雪机伶伶地打了个哆嗦,想要替弟弟辩解,却是半个字都挤不出来。

爱之足以害之,这个道理她也明白,但是心中一直以来的亏欠令她不断地对弟弟们付出,完全忘记了这么做会让弟弟变成一个只会怨天尤人,毫无责任感的男人。

用傻白甜征服娱乐圈
用傻白甜征服娱乐圈(图文无关)

她颓然地坐倒在沙发上,喃喃着,‘我真的做错了’

看到她失神落魄的样子,捷人的心头不由得一紧;但是他马上挥掉这种情绪,摆出一贯的玩世不恭,‘如果不是不忍心看到瑞雨毁在你的手中,我才懒得去管你们的家务事呢!’

瑞雪没有说话,此刻她的心中正回荡着一个响亮的声音——

我不是个妤姊姊,我根本就不是个好姊姊,我好失败!

捷人凝视着她惨白的脸色,一丝怜惜陡然袭上心头。

其实她也很辛苦,一个弱女子要独立照顾两个弟弟并不容易。

就在他的心有一丝软化的同时,他蓦地惊跳起来。

他怎么能够有这种想法?难道他忘了女人都是自私可厌的动物吗?

捷人的脸色骤然变得森冷,他高做地望向瑞雪,口气冷淡而疏远。

‘明天六点我来接你。’

他抛下这句话后就迅速地离开,那伟岸的身形在黑夜中隐没,像是一道飘忽的影子。

瑞雪被他忽冷忽热的反应弄迷糊了,只是这一次,她无心去深究其中的原由。

因为她听到了重型机车的呼啸声隐隐逼近——瑞岚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