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女性网 汇聚海量女性相关资讯平台

淫荡的校花 强上h文

2020-11-28已围观 4 次来源:互联网编辑:优美女性网

婢女拉开门,门外的仆妇丫头忙施礼。

婢女也还礼。

“辛苦了。”她说道。

含笑嫣嫣,语气软软,真是知书达理,哪有适才大家揣测叉腰唾弃让长辈的仆妇滚的样子。

“我家娘子要吃饭了。”婢女说道。

“有,有,都备好了。”仆妇忙说道。

“不用太麻烦的。”婢女含笑说道,“只要一碗五味肉粥,水萝卜擦丝椒盐拌一拌,盐椒橙炒一把黄雀就好了。”

涛声依旧免费阅读章节
涛声依旧免费阅读章节(图文无关)

仆妇们愕然。

要什么?什么粥?擦丝椒盐?橙还能炒?

这还叫不麻烦?

肉粥要五味的?一把黄雀?还要用盐椒橙炒?乖乖,这都是什么吃法啊。

陈老太爷屋子里,陈绍等兄弟再次沉默。

陈老太爷吃过药又昏昏睡去了,如果不是李太医在一旁看着说脉象平和,比先前大好,他们都要冲到程娘子那里请她过来了。

睡到天光大亮才起身,起来也不急,现成的饭不吃,还要点餐新做,这娘子心里可真沉得住气。

“大人,你也莫要着恼。”李太医思索片刻说道,“我看昨日这娘子施针,似乎很是费力气,深浅把握分毫不能错,一次即可让太爷醒来,那么今日,必然更要精进,是要养好力气吧,急病慢郎中,真是急不得。再者说,她如此淡然,必然是心中有成竹,大人,该高兴才是。”

大家闻言点头。

要是如此。那这娘子倒也有情可解。

一番施针就能让昏睡这么久的老太爷醒过来,可见是费了大力气的。

“是这个道理。只是,父病儿忧。人之常情。”陈绍说道。

李太医点头。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他说道,一面捻须,眨了眨眼,“说起来,我也有些饿了。”

可不是,李太医也熬了一夜了。

“快去送饭来。”陈绍夫人忙说道。

“不用,不用。”李太医忙喊道,迟疑一下。“不如,也来一份那程家娘子点的,我听着,倒有些滋味。”

一碗五味肉粥,水萝卜擦丝椒盐拌一拌,盐椒橙炒一把黄雀…….

在场的人忍不住在心里念了遍,似乎看到眼前五彩斑斓,又爽脆又入味的吃食摆在眼前。

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呢……

“大家也都熬了一夜了。昨晚今早都是胡乱吃了口,去告诉厨房,都按着做一份送来吧。”陈绍说道。

周六郎早晨请安时,看到父母的院子里四个仆妇哭着被拉下去。

“真是废物。”周老爷沉着脸犹自气不休。

“这女子怎么这样?”周夫人亦是皱眉气道。

涛声依旧免费阅读章节
强行进入后就放弃反抗(图文无关)

周六郎施礼后跪坐。

“出什么事了?”他问道。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那个傻子,竟然让陈夫人把这几个仆妇赶出来了。”周夫人说道,“她怎能如此做?”

她怎么不能如此做。她又不是第一次这样做。

曹管事没有跟周老爷夫妇讲详细,尤其是自己被程娘子以及婢女捉弄的事。但却对周六郎以及秦郎君细细的讲来了。

如此心胸狭隘的女子!

周六郎放在膝上的拳头攥起。

“我这便去找她,有气冲我便是。何必作践我们周家。”他说道,猛地起身。

周老爷竖眉呵斥他坐下。

“现在不是时候。”他说道,“陈老太爷的病最重要。”

周六郎重新坐下,面容紧绷。

此时又有四人走进来跪坐下,两个妇人,两个丫头。

“去伺候表小姐,要恭敬守礼,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说不做。”周夫人说道。

四人应声是,这才退下,由管事带着出去了。

半芹抱着一筐衣服有些吃力的走出门,迎面两个丫头疾步而来,差点相撞。

“哎呀,你看着点。”她们不高兴的说道。

半芹忙避在一边,低头赔罪。

“姐姐,那个程娘子怎么难么难伺候啊。”

“宋妈妈她们可是夫人跟前有头有脸的,她说赶就赶了。”

咚的一声,吓了两个丫头一跳,回头看那个丫头将衣筐掉在地上。

“姐姐,你们,你们说的程娘子,是…”半芹颤声问道,眼泪不自主的流下来。

两个丫头看她一眼,其中一个认出来,跟另一个耳语。

“当初公子问她走不走,她就真跟着走了,还说什么自己本就是周家的人。”

“啊,就是她啊,也不想老夫人当年买她是为了什么。”

“她想什么,自己心里知道。”

低语丝毫不介意被半芹听到。

半芹的头低的更低了,局促不安。

“快些走吧,可别像宋妈妈她们那般倒霉。”

“是啊,我可不想被赶出去回陕州。”

二人携手疾步而去了。

半芹含泪紧跟了几步,到底是停下脚,看着那两个丫头远去了。

涛声依旧免费阅读章节
强行进入后就放弃反抗(图文无关)

“娘子,娘子一点也不难伺候的。”她喃喃说道,“她很好说话的,只要,只要你们对她好,她就会对你们好…”

最终蹲下抱膝泣不成声,窄窄夹道里,身影越发小小。

因为是从未做过的新鲜样子,陈家的厨房里好一阵忙乱,幸好初冬雀多,赶着小厮们乱哄哄的捉了一大麻袋,尝试了三四次才送上来。

程娇娘尝了一口,摇摇头。

“娘子,味道不对?”婢女忙问道。

“原以为,这是个京城大户之家,厨上必然精良。”程娇娘说道,“原来不过是个初贵人家,尚不曾到精食的时候。”

她说到这里,看着婢女弯了弯嘴角。

“还不如,你家。”她说道。

婢女嘻嘻笑了。

“娘子,我家不是你家吗?”她笑道。

程娇娘知道她听得明白,再次弯了弯嘴角不再说话,慢慢的吃完粥和萝卜丝,放下碗筷。

矮桌上,黄雀未动。

“再来几个黄雀。”

李太医说道,指着空了的盘子,旁边小童正手抓着一只雀啃的欢。

仆妇应声是,忙出去,刚出去,又急匆匆的回来。

“程娘子来了。”她高兴的喊道。

李太医顾不得吃了,忙胡乱的擦了手起身,踹了小童一脚,小童到底舍不得吮了吮手指才跟上来。

“父亲,父亲。”陈绍在卧榻边颤声喊道,“程娘子,来了。”

陈老太爷从昏昏中睁开眼,浑浊的双目转过来,看到卧榻边跪坐一个素衣女子。

室内阴暗,但那个素衣女子却格外的亮眼。

她安静的跪坐,神情无波,就如同那日车帘掀开见到的一般。

“娘子..”陈太爷撑着要起身,“我的病可还能治?”

程娇娘点点头。

“能治。”她说道,“只是。”

听她只是,在场的人都把心提到嗓子眼。

这娘子做事慢,说话也慢,真真急煞人!

“比那时,价钱要贵些。”程娇娘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