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女性网 汇聚海量女性相关资讯平台

奶奶60大寿,倒插门装穷随礼200元地摊货,奶奶大怒当众打脸!

2019-08-15已围观 2793 次来源:互联网编辑:优美女性网

“天佑我叶家,基业长青,子嗣不凡,子孙后辈皆是人中龙凤。”

叶家老太君拄着龙头拐杖,一脸欣慰的看着叶家子嗣。

今日是叶家掌舵人刘凤至的六十大寿,自从叶家老爷子去世后,叶家老太太便掌控大權,大小事务,全都由她决定。

今天来贺寿的,也都是滨海有头有脸的人物。

就在这時,一道长喝响了起来。

“叶家叶谭明恭祝老太君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献玉海一座!”

“乾元董事长王福山恭祝老太君长命百岁,送珠宝玉雕一对!”

“丰海集团总经理恭祝老太君福寿安康,送镶金匾额一扇!”

......

来往宾客,看着一件件价值不菲的礼物,也都心生羡慕,恐怕这次礼品加起来,总价值会过五百万了吧。

但是接下来的一个聲音,却让在场宾客有些愣怔,甚至无语。

“叶家女婿萧阳,恭祝老太君千秋万代,送生锈铜壶一只!”

此话一出,来往的宾客都面面相觑,随即爆发出一阵鄙视的笑聲。

“这个萧阳就是三年前入赘叶家的那个混小子吗?”

“就是他,也不知道叶老太爷怎么想的,叶云舒的父亲虽说平庸了一些,可叶云舒也算是叶家千金,却把她许配给了一个无名无姓之辈。”

“老太君三年来,从未让他踏入叶家半步,足以證明对其不满,今日是老太君大寿,却送一只破铜烂铁,真是贻笑大方啊。”

叶云舒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高挑的身材,远山黛眉,天生长了一张高級的脸蛋。

可此時,那张脸蛋上却布满了阴霾。

她拉着杵在一旁的萧阳来到了角落里。

“老......云舒,你怎么了?”萧阳不解的问道。

叶云舒气愤的说道:“还问我怎么了,我给你五万塊买的礼物呢?”

萧阳无辜的指了指放在大紅桌子上的铜壶,“喏,那就是啊。”

“五万塊,你竟然买了一只破铜烂铁,今天可是奶奶的生日,你怎么可以这样?”

说完这话,叶云舒充满了委屈,三年了,这个废物无所事事,呆在家中当一个家庭煮夫,饭菜烧的倒是不错,可那又有什么用?

真正的男人,是要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成就无上的功名利禄的,这才叫男人。

可再反观萧阳,始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让人又气又恨。

就拿今天这件事来说,五万塊钱,虽然不多,但也够买一件体面一点的礼品了,可他却买了个破铜烂铁,丢人丢到了奶奶的寿宴上。

果然不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萧阳,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若不是顾及叶家的名聲,她说不定早就跟这个窝囊废离婚了。

“云舒,别看这件铜壶看起来其貌不扬,可却是汉朝流传下来的一件铜器,价值起码五千万。”

“呦,五千万?不会是从古玩街淘来的吧。”就在这時,叶谭明一脸戏谑的笑意走了过来。

叶谭明是老太君最得宠的孙儿,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日后的叶家便是叶谭明掌權。

他本人自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向来自视甚高,尤其看不起二伯家这一脉,因为二伯不得宠,早早出去自创家业去了,也只有每逢重大節日才允许到叶家一趟。

萧阳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如实说道:“的确是从古玩街买回来的。”

此话一出,惹得在座宾客哄然大笑。

“大家谁不知道,古玩一条街卖的八九成是假货,你买个假货也就罢了,起码挑一件像样的吧,你再看看我给奶奶准备的礼物!”

叶谭明来到他那一座半人多高的玉海面前,得意之色不言自明。

的确,跟他的礼物比起来,萧阳的礼物不值一提。

这時,老太君拄着龙头拐杖走了过来,一众亲戚宾客站起,態度恭敬。

“奶奶,萧阳不懂事,您不要怪他,等我回去,再给您准备一份像样的礼物。”

叶云舒幾步上前,先给老太君赔了一个礼,虽说她跟萧阳有名无实,可终究是名義上的丈夫,在亲戚面前,还是要护一下的。

老太君看了看那柄铜壶,露出一股厭恶的神色,从鼻孔里淡淡的哼了一聲。

“算了,你们家也没多少钱,还是留下来好好过日子吧,孙儿,寿宴要开始了,扶我过去。”

叶谭明答應了一聲,连忙搀扶着老太君,还不忘记回头给叶云舒一个得意的眼神。

叶云舒恨恨的咬了一下嘴唇,本想通过这一次的寿宴,给老太君留一个好印象,看来全都泡湯了。

她刚要跟过去,只听老太君不咸不淡的的说道:“主桌坐满了,你们就不必上去了。”

叶云舒脚步一顿,一股耻辱之感萦绕心中。

堂堂叶家千金,却要跟堂下客坐在一起,感受到无数道好奇的眼神投来,叶云舒恨不得抬脚就走。

再看看台上主桌,聚光灯下,言笑宴宴,这種差别对待,可见老太君对于自己这一脉,是多么的不待见了。

父亲无用也就罢了,可终究是叶家人,但偏偏又有一个上门女婿更是废物,在老太君看来,叶云舒这一脉,彻底无可救藥了。

“云舒,很羡慕吗?”萧阳笑眯眯的问道。

叶云舒不耐烦的说了一句,“羡慕有用吗,那是主位,只有老太君才能坐,我又算的了什么?”

“爷爷死后,我们全家就搬了出来,日子过得一天不如一天!”

“父亲生意失败,赔光了家产,本想借着这次机会讨好老太君,给父亲某个差事,可现在呢?”

“算了,跟你说又有什么用,你又不懂。”

叶云舒说着说着,委屈得掉下了眼泪。

萧阳一怔,我不懂?

男儿有志,鸿鹄摇天。

他一直以来都没想过参与叶家的事,不是不想,而是不屑。

萧阳,堂堂世界第一神秘组织龙王殿的的创始人,人稱龙王,座下四大炽天使,十二大六翼天使,掌管着世界半数的權势跟財富。

可以说,萧阳一句话,别说叶家,就算是整座滨海各大家族,都会在谈笑间,灰飞烟灭!

他不懂?

他上门女婿做了三年,只想完成当年的夙愿。

可如今已把叶云舒当成自己的妻子。

只是每次叶云舒从叶家回来,都会面带欢笑,萧阳本以为在叶家,叶云舒應该有一定的地位才对。

但是今日一见,却并非如此。

想到这里,萧阳云淡风轻的说道:“云舒,如果你喜欢,我便让你坐上那个位置。”

叶云舒诧异的看了一眼萧阳,随即不屑的笑道:“你说什么,就凭你?”

“只要你相信我。”萧阳自信的说道。

叶云舒第一次见到萧阳这么一本正经的说一件事,恍惚间,她还真的有点相信了。

“呵,别开玩笑了,主位岂是我能觊觎的,我只求老太君对父亲这一脉稍微看重一些。”

这时,主桌上坐在首位的老太君叹息了一声。

叶谭明急忙说道:“奶奶,今天是您的大寿,为何还要叹气啊。”

“今天本来是个高兴的日子,但是有一件事却是我的心病,跟建达集团的合作一直没有谈妥,我心里放心不下。”

建达集团,是滨海数一数二的大型私有集团,旗下公司数十家,年盈利达到十几亿,是真正的大财团。

“如果能跟建达成为合作伙伴,那么叶家今后十几年当无忧矣。”

“我一副老骨头又有几年活头,倘若能跟建达的关系更进一步,那么我叶家便榜上了一棵大树,我走也走的安心了。”

众人听到这话,都神色一窒。

“老太君,今天是您的大寿,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老太君摆摆手,“马屁话就不要说了,今天是我大寿,我便讨个彩头,谁能把这份合作谈下来,我老太太便满足他一个愿望!叶家之人,有一个算一个,我说话算数。”

此话一处,在坐的亲戚们都是一愣,老太太在叶家那是一言九鼎,她能满足的愿望,即便是要叶家家主之位,恐怕都不会拒绝吧。

叶谭明眼神火热,当即就要站起来,但是一想到是建达集团,硬是没动地方。

他曾经去拜访过建达集团的老总,结果也是碰了一鼻子灰。

这个彩头,可不是那么好讨的。

叶谭明的父亲叶如海说道:“妈,那等大财团不是轻易能谈得下来的,你放心吧,我们会努力的。”

“哼,你们努力有个屁用,还不是吃了闭门羹,难道说,建达嫌我叶家体量太小,不屑跟我们合作吗。”

众人一片静默。

“今日就无人敢应下我老太婆的军令状?”老太君露出了不满的神色来。

她也不是非要他们谈成这次合作,要的便是他们的一个态度,可让她失望的是,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应下来。

叶云舒也知道这家集团,在滨海赫赫有名,不过她倒是第一次听说叶家要跟建达合作,也对,这种事怎么可能会有人跟她说呢。

见叶云舒感兴趣,萧阳碰了碰她,“应下来吧。”

叶云舒明显的一愣,“你......你说什么?“

“应下来,你去跟建达谈合作,这样一来,你就能获得老太君的认可了,不是吗?”

叶云舒心中一动,是了,跟建达集团合作,是老太君的一块心病,谁要是能解决这件事,那么在老太君眼里,就是有用之才。

她脑袋一热,便站了起来,“奶奶,我去!”

主桌上的众多亲戚都扭头看了过来,如果不是叶云舒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大家都已经忘记了还有叶云舒这么一号人物。

“你去?你凭什么去,就凭你一个普通小职员的身份吗?”叶谭明鄙视的一笑道。

“云舒,这件事可不是儿戏啊,你代表的可是叶家,如果你到时候上不得台面,得罪了建达集团,那我们叶家以后可就不好过了。”

“可不是我们看不起你,你父亲能力一般,你又能强到哪里去,老太君,我看这件事交给她可不行。”

众多亲戚见站起来的是叶云舒,不禁都是摇了摇头。

其实叶云舒刚站起来就后悔了,她也是想证明自己,再加上萧阳的一席话,可现在反悔,必定会成为大家眼中的笑话。

老太君双目一眯,不禁有些失望了起来,她没想到叶云舒会站起来,一介女流,也来掺和这种大事。

但既然她已经放下了话,自然不能不作数的。

“云舒,那这件事就暂时交给你吧,记住,不管怎么样,不要得罪了建达。”

“遵命,奶奶。”叶云舒硬着头皮答应道。

“叶云舒,既然你答应了,那要是做不到怎么办?”叶谭明讥讽的说道。

叶云舒拧着秀眉说道:“那你想怎么样?”

“你要是办到了,就让你父亲在公司里谋个差事,若是办不到,从此以后,你们这一脉,就滚出叶家,怎么样?”

叶云舒犹豫了,可赌注似乎有点大。

可就在这时,萧阳冲着她点了点头,叶云舒一愣,他怎么这么自信,难道萧阳跟建达集团的人认识吗。

于是咬了咬牙,说道:“好,我答应你!”

说罢,叶云舒就离开了,萧阳双手插兜,若无其事的跟在老婆身后。

“切,一个衰女,一个废物,真是天作之合。”

......

寿宴完毕后,老太君亲自盯着下人将一件件礼品打包,运往叶家大宅。

“老太君,这件铜壶怎么处理?”一个下人走过来问道。

“这还用问,当然是扔了,这种垃圾东西摆在家里也不嫌丢人。”叶谭明抢过话头说道。

老太君神色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叶谭明自觉多嘴,缩在了老太君的身后。

“算了,扔了吧。”老太君随意说了一句。

但就在这时,一个老者走了过来,急忙说道:“等一下!”

老太君笑了笑,“是魏老啊,您还没走呢。”

魏老是滨海赫赫有名的鉴赏家,一双锐眼过宝无数,从未走眼。

老太君平日里喜欢收藏,可眼力却不怎么样,所以魏老也偶然过来长眼。

今天魏老亲自前来,也让她觉得颜面有光。

但此时魏老却并没有理会老太君,一脸激动的来到铜壶跟前,双手颤抖的抚摸着一条条纹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魏老,你不必动怒,这件东西是一个废物送来的,摆在这里确实碍眼,我马上就让人扔出去。”

“你给我住口!”魏老猛地大喝一声。

“你懂什么,这件铜壶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上一次在苏富比拍卖会上,跟这只相仿的铜壶,品相远没有这个好,却拍出了五千万的天价!”

老太君和叶谭明都是一呆,这只铜壶......竟然这么贵?

“宝贝,宝贝啊,老太君,您收藏无数,可全部加起来,恐怕都不及这件宝贝的一个零头。”

“老太君,这件礼品是谁送来的,快,带我去见见他,能送如此贵重的礼物,恐怕跟叶家关系匪浅吧。”

老太君老脸一颤,震惊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限制,点擊下方“阅读原文”继续

阅读原文

点击【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